首页 狂坎四十八小时 下章
第十一章
“宝贝儿!”我小声喊:“节快乐!”小惠儿在电话那边格儿格儿的笑了起来:“看你那傻样,还节快乐呢…算你有良心,还知道给我拜年。”

 “看你说的,我能忘了你么…我说宝贝儿啊,你现在干啥呢?”“能干啥,陪我爸我妈呢。”“能出来吗?我想你了!”说话间我的巴慢慢硬了起来。

 于是我告诉她:“我下面都硬啦,想你想的。”“臭氓,你是硬了才想起来我的吧?”小惠儿说话的语气就像一个和我已经相爱好多年的女人“你拿我当什么了?我才不去见你呢!”

 “那你不想我啊?”我黏呼着,小惠儿的声音已经把我的火勾引起来,刚才给她打电话之前还真没什么想法,但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宝贝儿啊,我受不了了,你快来救救我吧好不好?你来了我给你后面…”我听到小惠儿在电话那边呻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她低了声音说:“我也想你,但今天实在不行,我哥我姐她们都来了,现在我根本出不去啊!好老公,等我回来以后补偿你好不好?”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惠儿干啥呢?快来帮你妈做饭哪!”“爸,我就来!”小惠儿回应一声,然后急忙小声和我说:“好老公,我爸叫我呢,先不和你说了,记得给我打电话…”说着挂断了电话。

 火焚身,巴硬起来就软不下去了,于是我把注意力放到聊天室里那个“有偿丰少妇”的身上。

 我问她你多大,她回答说32,我又问都有什么服务,她说什么都有,我问口可以吗,她说口可以,还可以让你嘴里,但后面不行。我说好,那价钱怎么算,她告诉我说做一次200,包夜400。于是我说好,就是你了。

 怎么找你?她给了我一个小灵通号码,我刚想打过去,门铃却响了,小东让我去开门。我把门打开,原来是老嗲和三铁。两人进来后,老嗲坚决要求上阵,于是叶子便下了桌子把位置让给老嗲,自己和三铁进了里屋。

 叶子低头看了看我的聊天内容然后告诉我说:“现在这帮野不保靠,没准就跟你玩把仙人跳啥的…你现在给她打个电话,问她能不能出来,要是不能出来就算了,要玩得在自己地头上玩。”

 我把电话拨了过去,一个女人接的电话。我说是刚才跟你谈生意那个人,她说你要是觉得可以就过来吧,我家在珠江桥这边,快到了给我打电话。

 我问你能不能到北陵电影院这边来,我这里有地方,她坚决的拒绝了,生意谈崩了,但我的火却没消退,我正打算再联系一个,三铁忽然在旁边开口了:“老金,四十来岁的行不行?”

 我没反应过来:“什么四十来岁的?”三铁咧嘴一笑:“老娘们儿呗,长得不难看,活儿也细,怎么样?”我从来没和三十五岁以上的女人玩过,听他这么一说还真有了点兴趣。

 正想再仔细打听一下,叶子忽然对我说:“我看行,咱这帮人都上过,大姐有意思的…而且还便宜,好了白干都行。”

 “便宜?多少钱?”这下我可真来了兴趣,老叶子这傻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他说有意思那肯定没错。叶子伸出一个巴掌:“五十元儿!”

 “我靠,这么便宜?”我吓了一跳“下岗女工吧?”三铁说:“这你就别管了,干不干?干的话我现在就给你联系。”我坚定的点点头:“干!”三铁拿出电话到阳台上和那女的联系起来。

 没一会便回来告诉我:“行了,咱们走吧。”和小东他们说了一声,我、叶子和三铁便出门拦车直奔新开道而去,车经过金城舞厅的时候三铁忽然告诉司机慢点开,我问他要干啥,三铁说:“不能你自己玩啊,我和叶子也找俩吹一管儿。”

 车拐进金城后面的一条小马路上,三铁告诉我说这里号称“鬼街”出没的都是出来挣家用的下岗女工,价钱都不超过一佰圆儿。

 可能是因为节的关系吧,人并不像三铁说的那么多,只是偶尔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女人聚在一起说话,开出没多远忽然看到有两个长头发穿白色大衣的女人站在路边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说话,我们的车开了过去,三铁和叶子仔细看了一眼说:“就这俩了。”

 三铁下车和两个女人涉,我问叶子:“你怎么口味变了?现在啥女人都上啊?”叶子呵呵一笑:“谁说我要上了,口懂不?她们的任务是给本少口!”说话间三铁回到车上,让司机大哥开车。

 我回头看了一下,那两个女人上了刚才那辆出租跟在我们后面。到了新开道旁边的一个住宅区后,我们三人下了车,那两个随后跟来的女人也下来了远远跟在我们后面。

 随三铁进了一个门,上到二楼后三铁摁响了一户人家的门铃,过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大姐,倒是不难看,身材也不臃肿,只是看着岁数着实不小。

 “小弟来啦?”那大姐把我们让到屋里要关门。三铁说:“还有两个呢,等一下。”不一会儿那两个女人也上来了,三铁把她们招呼到屋里。坐下后我仔细看了看那两女人。

 岁数都不小了,看着也都是奔四十去的人。中年大姐坐到我旁边问:“是这位小老弟吧?”说着便伸手搂住我的脖子:“小老弟,大姐肯定陪好你…这两位是?”

 她指着另外两个女人问三铁。三铁说:“和你是同行…大姐,你和我兄弟到你儿子房里去吧,把大让给我们。”中年大姐说:“行!”说完起身拉我“走吧老弟,到屋里去。”

 进了屋子一看,里面摆设和外屋一样简单,除了一张老式写字台和一个单人以外就再没有什么了,写字台上整齐的码着一些初中的教科书。我边抬高了手臂让大姐帮我衣服边问:“大姐,你儿子念中学呢?”

 大姐口气立刻自豪起来:“嗯,我儿子在XXX中学念初中,学习可好了,年年都拿班里前三名!”

 “过一会儿不会回来吧?”“不会,我把他送我妈家去了,在苏家屯呢…本来刚才想过去陪儿子来的,这不因为你这小老弟没去上嘛…”

 说着她笑呵呵的伸手捏了捏我的巴“你等着,大姐给你接点水洗洗。”说着她三两下掉身上的衣服,只穿着罩和衩出去了,确实岁数大了。

 皮肤和那些小姑娘比起来明显没有光泽,看着也不细,小腹也有些凸出,但总的来说比我想像中的四十多岁的女人好的多,皮肤也白。屋里不冷,暖气十分充足。我光着股坐在上等大姐回来。

 忽然外面传来男女的戏闹声,我走到门口往外一看,正看到叶子依在沙发上举高了两腿让一个女人给他眼儿,见我探头偷窥,叶子冲我招招手:“过来啊,让这大姐也给你裹两下。”

 我有些心动,于是着半软不硬的巴走到沙发上坐下,那女人在叶子的示意下跪到我间张口把巴含到嘴里,眼睛却看也没看我一眼。没一会功夫我的巴就完全硬了起来。

 我正想让这女人给我丸,陪我的大姐端着一个脸盆出现了:“哎哟小老弟,这么快就把大姐给甩啦?”我嘿嘿干笑两声站了起来,随大姐进了屋。

 “来,蹲下。”大姐让我蹲到脸盆上,伸手到我间给我洗了起来,水有些烫,热得我吱牙裂嘴,大姐边给我洗眼儿边笑。洗完后她下内蹲到盆上把自己也洗了洗。我躺在上看大姐仔细的清洗她茂盛的部,巴越来越硬。大姐洗过之后上直接趴到我间:“大姐先给你裹裹。”说着便一口下我的巴。

 她技术十分纯,一直不停的用双和舌头刺着我的头,手掌捂在囊上轻轻的着,令我感到十分刺

 由于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没多久我就感到要了,我对她说:“大姐,先给我吹出来一管儿然后再打一炮…你嘴里行吧?”大姐抬起头对我笑:“看你说的,你尽管我嘴里我都给你喝了。”

 我大感刺,双手扶住她的脑袋说:“大姐你别动。”大姐含住我的头含糊的说:“你想大姐嘴啊?”我点点头,大姐却翻身躺了下去,拍拍我股说:“来,骑大姐脑袋上,那么可舒服了。”我立刻翻身骑了上去,把巴捅到她嘴里后弯趴到上,然后开始拼命的活动起股来。  m.RAgXs.Com
上章 狂坎四十八小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