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
第10章
 整个浴室就在这么的气氛里,回响着男人们舒的呻声。终于,连震忍不住冲动,把从赵若芸嘴里出,在赵若芸清纯的脸上,白浊的洒在赵若芸的眼睛里缓缓留下,划过坚秀美的鼻梁,红润微张的双,滴落在冒出滚滚热气的水里。

 赵若芸乖巧地用舌头把嘴附近的掉,接着帮连震已经疲软的拭干净。这时,宋理干和梁智熏换了位置。宋理干坐在池畔把赵若芸的头按在自己硬的发痛的上,享受赵若芸渐熟练的口技巧。

 梁智熏双手把赵若芸的部抬高,扶着赵若芸的纤正对着已经被口水彻底润滑的茎,猛的一而入。随之而来暴风雨般的狂猛送,一下下捣在赵若芸柔软的花心,毫不留情地把两片瓣卷进又翻出,干个痛快!

 赵若芸辛苦地承受对小无与伦比的冲击和部和梁智熏小腹撞击的声音“啪!”“啪”地在浴室里不断回响。一边却又必须努力把宋理干的吐到部,扎人的不断刺赵若芸的俏脸,她忍着为里翻搅吐的感觉,尽力晃动自己的头上下移动,让宋理干的在嘴里快速进出。连震也伸出双手,一边一个抓住她的房,着她感的头。

 一波一波的快,混合着被彻底羞辱的羞,让赵若芸浑然忘我地一次一次的达到死的高。终于在近千下的之后,梁智熏和宋理干同时大吼一声,在赵若芸的道深处和嘴里出灼热腥臭的浓

 两人在发完后足地泡在热水里,赵若芸则是双腿无力地打开,靠在连震身上任由出的缓缓漂浮到水面。小嘴不下的白色,也缓缓从微张的双滑落到布指痕的雪白双,因为高而不住的痉挛、抖动。

 休息了一会,三人帮全身乏力的赵若芸洗净身体,当中免不了又是对着丰房一阵捏、玩滑腻的花。把已经嘘嘘的赵若芸整的娇哼连连,又高了一次。终于,三人抬着洗得干干净净赤的赵若芸,走出浴室。将她扔在柔软宽大的圆上。

 梁智熏从背后抱住赵若芸,双手抓住她浑圆结实的双腿,用里往外扳开,神秘的黑色三角地带和粉红鲜的大小就这么毫无遮掩地展在连宋二人的眼前。虽然已经不知被蹂躏过,看过,过多少次,赵若芸的下体依旧是泛着淡淡的粉红色,两片柔软的紧紧地护卫着小,丝毫没有一般女人被玩过后的靡开放。还是一如当初被梁智熏破去处女时的娇羞清纯。

 连宋二人忍不住将鼻子凑上前去,闻着赵若芸刚洗完澡还带着幽香的下体的气味。一边笑着说:“好香,好美,真不愧是T大校花的小,无论玩过多少次,永远是这么清新动人,宛若处女。林万强那小子可真没福气,没能玩到这么美的女人,这么紧的。老大,今天我们可要好好享受一下!”说完连震用手指把赵若芸的往外拨开,让宋理干的舌头可以尽情玩

 赵若芸忍不住哼出声音,想挣扎却又苦于被梁智熏控制双腿,只得用这么羞的姿势仰躺在梁智熏身上,任由宋理干的舌头在自己的去。

 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断从宋理干埋在赵若芸跨下的嘴里传出,呼出的热气吹在感得蒂上,把赵若芸逗的娇嘘嘘,香汗直。连震的双手不断在赵若芸光滑的肌肤游移,最后停留在坚峰上肆起来。

 双原本立的模样不断在连震掌中变形着,赵若芸亲眼见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房这么任一个自己痛恨的男人捏,又羞又恨,却又不时被尖传来的快得呻出声。无奈之余,只得闭上双眼别过头去。

 就着么双腿大开地任人私秘的下体,赵若芸无神的看着墙上那张和男友的合照,眼角忍不住落下泪来。宋理干了一会,终于觉得嘴巴发酸,便撑起身来,用手扶正已经恢复元气的,像打桩一样垂直缓缓入已经透的小,紧凑地不像已开发的道温暖的包围住。宋理干就着么缓缓出,重重下,垂直地上下干着赵若芸的

 因为大腿被部上方,赵若芸可以清清楚楚看着黝黑壮的茎在自己的道里进进出出,每一次的入都是整没入,夹着重力下的力道,让赵若芸觉得好像要被穿一样。

 梁智熏也配合着把进赵若芸紧闭的菊门,缓缓深入直肠,终于整没入。赵若芸的门就这么硬生生被撕裂,鲜血马上从边缘渗出。赵若芸痛的大叫,泪如雨下。可惜梁智熏不是怜花之人,他只觉得门的括约肌紧紧夹住,的大吼一声就开始动起来,丝毫不理会赵若芸已经痛的腹肌筋,直翻白眼。

 两就这么在道和门里无情的肆,宋理干和梁智熏不断干着跨下这个永远带着清纯外表靡死不少男人的尤物,享受着剧烈的摩擦引起的快,即使耳边回响着赵若芸凄厉的哭喊,依旧不留情的着。

 赵若芸声嘶力竭地哭着,仿佛要把这些日子来的委屈倾吐干净,终于在一阵巨痛之后昏了过去。梁智熏二人不管赵若芸是否清醒,只是自顾自地在她已经鲜血直门和水四溅的里不断发之后,马上又换人提上阵,丝毫不怜惜下已经奄奄一息的可怜女孩。赵若芸就这么忽而清醒忽而昏,在巨痛与快合之下不断达到高

 几个小时后赵若芸悠悠醒转,发现自己全身赤,横陈在已经布白浊和鲜红血渍的上。道口外已经风干,门火辣辣地提醒她被疯狂蹂躏的事实。原本丰柔软的房,虽然仍旧立却已遍布瘀青,惨不忍睹。那三个让他吃进苦头的男人早已不知何时离去,只留下被干了不知多少次再无一丝纯洁的她独自面对墙上和男友的合照黯然神伤!

 赵若芸不想收拾自己的身体,她累了,也倦了,开始怀疑自己为了名誉和学业这么任人欺侮值得吗?

 报复,报复那三个败类,她暗自下定决心要报复玩摧残她体的三个恶魔,纵使最后身败名裂也在所不惜。

 夜已深,窗外的月光照在受摧残的赵若芸身上,默默地安抚她破碎的心灵,陪她流泪到天明,只不知仍在医院的男友是否也向她思念他一样,睡不着觉!

 第二天赵若芸拖着疲惫的身躯迈进T大学校的大门,因为昨天晚上被梁智熏他们凌辱的筋疲力尽所以今天早上睡过头了,这时已经上课有一段时间了正好操场上没什么人。

 正当她走进教学楼走道的时候,突然在她的面前站着一个人影,手上拿着一个扫把。赵若芸抬起了头看了看这个曾经借助照片凌辱过他的人陈伯。没错就是他,他那副可怕的嘴脸在赵若芸的大脑里是永远挥摸不去的!

 这时陈伯乘着四下没人用他那糙的大手隔着她那件粉红色的上衣用力地着她的双,由于昨晚赵若芸被梁智熏他们凌辱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地到今天早上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这时又被这样地使得赵若芸觉得很痛但又叫不出来因为她心里很明白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大美人,这几天我没干你是不是想我了啊?!哈哈…要不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让我来足你的望啊?”陈伯一边说一手拉着赵若芸那柔顺而又乌黑的绣发把她拖到了T大旧校舍得一个底下室里。那里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人进去过里面脏不堪到处可见密密麻麻的蜘蛛网。陈伯用力地把赵若芸推到墙边用自己的身体着她,把她的粉红色的上衣下仍到一边扯下她的白色的内衣,尖奥人的房毫无遮掩地暴在陈伯的眼前。

 陈伯用嘴开始赵若芸的房用牙齿轻轻咬着那如花生米大的尖。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裙子隔着她的内时轻时重地着赵若芸的蒂,这样上下的“攻击”没用多少时间就使赵若芸的出了润了她的内,陈伯看时机成一下子扯下她的白色蕾丝内,使唤赵若芸像母狗一样爬在地上,自己出黝黑而早就坚茎毫无防备地进赵若芸的小,由于用力太大使的赵若芸痛苦地下了泪水。

 这时陈伯的双手也没有丝毫空闲的时候用力着赵若芸雪白的双,慢慢地进入高。“…太了,哈哈这真是上天给于我的优待啊!让我能干到号称为T大创校以来最漂亮的校花真是死而无罕,我的大美人,你吗?能和我作爱是你的荣幸啊!哈哈…”陈伯越想越兴奋,就越有干劲加快了的速度,而且力度越来越大!赵若芸被得下体有种撕裂的疼痛,哭喊着:“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可是陈伯他只是一味地寻求自己的快丝毫不去理会赵若芸身心的痛苦!  M.raGxS.cOM
上章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