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
第08章
这两个月以来,赵若芸除了研读法律系本就繁重的课业,空陪林万强约约会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忙着应付梁智熏三人随时的传唤。

 这一天中午,当赵若芸在教育大楼屋顶的阳台上,全身赤地被梁智熏和连宋三人干着,门和道同时被连宋二人尽情肆,一张小嘴正忙着吐梁智熏那叫她怎么也无法整含进去的。从不远处散落一地的罩、内和洋装中传来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原来是林万强打来的。

 赵若芸只好放开口中的,一边擦去嘴角的白浊痕迹,一边忍着下体剧烈的冲击,轻柔地说;“喂,万强啊,怎么啦?…啊…喔…什么?…你打篮球撞到头,眼睛暂时失明…啊…啊…要住院观察…喔!好,我等一下去看你…嗯…拜拜…我也爱你…喔…喔…没什么,我在脚底按摩…不说了…嗯…嗯…嗯”电话刚挂,连宋二人马上开始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把赵若芸干的娇连连,哭爹喊娘。梁智熏当然也没闲着,马上用把赵若云的小嘴住,三面夹击。四十多分钟后,赵若芸已经不知高过多少次,昏了多少回,三人终于同时关失守,在赵若芸百玩不倦的美丽体内。

 一小时后,赵若芸已经回宿舍把肮脏污秽的自己清洗干净,重新在完美的脸上妆扮起来。虽然在那三个恶魔面前自己已经沉沦无法自拔,但是在心爱的男友面前,赵若芸希望自己是纯洁无垢的、是像仙女般高雅芬芳的。她无法想象这些丑事被男友知道会如何的收场,她心里暗暗发誓,绝对不能漏出去。

 走进T大眼科病房,赵若芸身穿一席轻便T恤和牛仔,一头长发简单的绑个马尾,清新脱俗,纯洁的笑容,让所有眼科病房的男医师、男病人各各目瞪口呆,震惊于赵若芸无比美,却又清丽绝俗的姿。赵若芸当然也很高兴自己有此魅力,不断对在场所有男绽放出人的笑容。

 她却没发现,当中有一个拖地的工友,正用眯眯又不屑的眼神盯着她的。那就是手上有着一堆赵若云和三个不良学生在教室照片的陈伯。

 陈伯偷偷问了林万强住的单人房,原来是在走廊最底部那间。陈伯心里逐渐浮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舌头,对着赵若云的背影暗暗说道:“小美人,可以上你的机会终于来的,哈了你这么久,这次你终于送上门来了,嘿嘿!”赵若芸在病房里和眼睛受伤的林万强聊了一会,觉得有些急,站起身来在林万强的脸上亲了一下,便往女厕走去。

 这时陈伯偷偷摸摸走进只有暂时失明的林万强的单人房,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放在头柜上,随即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赵若芸小解完回来,眼睛瞄到桌上的照片,原本笑容面的脸上顿时有如寒霜罩顶一片死白。照片上竟然是她赤上身高举双手,任由梁智熏捏雪白如玉的双,跨坐在宋理干肩上让他亲吻自己私处的秽动作。

 赵若芸只觉脑海一片空白,直楞楞地抓着这张照片发呆,直到林万强的呼唤声传到耳内,她才悠悠醒转。林万强关心地说:“若芸,你怎么了?怎么忽然没声没息,发生什么事吗?”赵若芸连忙轻轻握住林万强的手,摇摇头说:“万强,我没事。刚刚想到宿舍的电饭锅忘记切到煮饭的开关,一时失神,你别担心。”赵若芸把照片翻到背面,上头用奇异笔写着:“今晚凌晨一点,不准穿内衣和内,只准穿件T恤和短裙,坐在椅子上等我。如果不照作,其它更采的照片明天就会传遍医院。”赵若芸怎么想也想不透,为什么这件事会只是无论如何,为了保持秘密,今晚势必无法身了。她望了望林万强俊帅的脸庞,心里直说抱歉,眼泪再度滴落在已经透的被单上。

 凌晨一点,安静的病房悄然无声,林万强已经沉沉睡了。赵若芸穿着Hel lokitty的T恤,和膝盖上十公分的超短窄裙,静静坐在谢谢上,紧张地望着门口。

 忽然,陈伯的身影从门口闪入,他随手把病房的门栓上,距离下一次护士查房还有三个钟头,这段时间足够做许多事了。

 赵若芸终于看清威胁自己的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陈伯会刚好拍到这些不堪的照片。她想到自己羞人的模样全部被陈伯看光光,俏脸马上红到颈部。

 陈伯低声声道:“赵同学,你有没有依照约定的衣服穿来呀?我来检查看看,你可以尽量叫救命没关系,看是谁丢脸?”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谢谢赵若芸的背后,他颤抖着手轻轻抚摸赵若芸完美姣好的颈部曲线,双手从圆领口往T恤里头探了进去,只觉触手之处滑无比,赵若芸果然不敢穿罩出来。他连忙一手一个握住坚中带有柔软的房,开始缓缓起来。赵若芸整个脸羞红无比,一张眼就看到心上人林万强的脸,马上羞愧地闭起眼来。

 陈伯见她不敢反抗,便坐到谢谢上,要赵若芸坐在他腿上。身手将单薄的T恤从头上掉,只见赵若芸无比完美的上半身就这么赤地出现在陈伯面前。

 陈伯从他腋下伸出手臂,双掌握住赵若芸丰房,开始使劲起来。

 他一想到这女学生是每位T大同学梦中的女神,现在柔顺地背靠自己身上,任由自己低的双手玩她的前双峰,不敢丝毫抵抗,陈伯跨下的具就忍不住勇猛的站起。

 他一边赵若芸软中带有弹、滑不溜手的房,一边用膝盖将赵若芸的双腿顶开,另一只手沿着光滑结实的大腿往下摸去,玩赵若芸跨间茂盛的一会儿,就直接摸上赵若芸没有任何遮蔽的大小,陈伯熟练地捻着感的,另一只手指巧妙地爱抚已经突起的核,中指更是毫不客气在赵若芸的小里扣挖着。

 赵若芸就这么双腿大开,把被陈伯手指不断蹂躏的部正对着睡的林万强,如果此时林万强看的见,他一定会心痛自己爱之如女神的女友,此时正张开大腿,任人随意轻薄下体,丝毫没有往日的清纯。

 玩了一会儿,陈伯见赵若芸已经全身乏力地软在自己身上,便拉开自己的拉炼,把已经很久没用已经的发痛的掏出,双手轻轻把两片小扯开,大头对正已经淋淋的,猛力一到底。赵若芸不愧天生名器,道虽然几经开发依旧是紧凑而温暖,让陈伯不得不深口气把差点动摇的关稳住。他双手扶着赵若芸的丰房,部开始上上下下做起活运动,一边把赵若芸顶起又抛下,一边时轻时重地捏着赵若芸雪白的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赵若芸高将至时,林万强忽然醒了过来,他奇怪的问:“若芸,你在作什么?不舒服吗?怎么在呻?”赵若芸一惊,深怕被林万强听出端倪,连忙解释说:“万强,喔…你别担心,我只是…喔…只是头痛不舒服…嗯…嗯…不,等一下就会好了,你别理我,继续睡吧!”陈伯知道赵若芸不想被林万强知道,他美丽女友的身体此刻正一丝不挂地坐在别的男人上,任人。美丽的房正被陈伯使劲着。

 他越想越兴奋,自己一个小工友,何尝有机会上过像赵若芸这样美丽的女孩子,现在自己不但可以玩她的身体,甚至是在她心爱的男友面前,这种优越感让他的比平时又足足了一圈。

 陈伯猛的站起,双手从背后穿过赵若芸的膝盖下方,用里将她往上抬起。就像抱着一个小女孩嘘一样的姿势,还深深在赵若芸的道里,一边上下轻轻跳动,赵若芸被到最深处,在自己体重的加速下,很快的达到高

 水从道口中不断被挤出,低在地板上。陈伯就这么抱着赵若芸,在林万强的病周围走来走去,绕起圈来。

 强烈的刺让赵若芸几乎疯狂,她很想放声呻,但是顾虑到林万强就在眼前,于是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任由陈伯在下体不断冲击,硬是一声不吭,忍了下来。

 最后陈伯也忍不住啦,把赵若芸在地上,在已经糊湖的小里作最后冲刺,狂出积了数个月的黄浊,接着赵若芸再度被抱成M字型的羞姿势,面对林万强暂时失明的双眼,如果林万强此时忽然恢复视力,将会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子,连部都未曾抚摸过的爱人,她那往两边张开的小中间的正源源不绝地倒出另一个男人的黄浊浓

 陈伯离开之前,也效法梁智熏三人,命令赵若芸用她的小嘴,在男朋友面前为陈伯的得干干净净。才低声在赵若芸耳边道:“赵同学,今天真的很刺,相信想你也不想男朋友知道刚刚在他面前我是怎么样把你干的高迭起。以后我的需求就拜托你了,记的不要漏出去,否则丢脸的只会是你。”说完,留下赵若芸赤着白玉般的身体,双腿大开地坐在地上,任由继续从道里头潺潺出,她只是睁着凄的双眼看着上完全不知情的男朋友,静静地落下泪来!  m.rAgxS.com
上章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