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
第06章
下课后,同学渐渐散去,只剩下打扫的工友陈伯和赵若芸还在教室里。陈伯完成了工作后,奇怪地问赵若芸:“这位同学,你还不回去吗?我要关门了。”

 赵若芸怯怯不安地说:“陈伯,不好意思!我还想在这思考一下刚刚教授说的观点,待会而我再帮你关门,好吗?”陈伯想了想,答应了赵若芸,便往门外走去。赵若芸松了口气,静静地等待接下来的恶梦。可是她却没注意到,陈伯并没有走出大楼,而是悄悄躲在机房里,从窗户的小偷看着比家里那个黄脸婆漂亮千百倍、出名的校花。随身还带着刚买的数字相机,想帮梦中的完美对象拍几张照片,在家可以看着她打手

 过了不久,走廊传来梁智熏和连宋两人嘻嘻哈哈的谈笑声。赵若芸紧张地不知该把双手往那摆,头低低的看着桌上那本法学概论,直冒冷汗。终于三人走进教室,见到空无一人只有无助的赵若芸依照约定坐在座位上,梁智熏满意的笑一声,随手将厚重的铁门关上。

 梁智熏走近赵若芸,一把扯住她的长发,将她拖到神圣的讲台上。强迫赵若芸高举双手,一边说道:“人,既然你留下来就应该知道没配合我们的下场。

 现在我要在这儿掉你的衣服,玩你的身体,你尽量害羞没关系,但是你如果敢把手放下来,下场你可是知道的,听清楚了吗?”赵若芸低声啜泣,无奈地点点头。于是梁智熏伸出双手一颗一颗把衬衫的钮扣解了开来。随着钮扣完全打开,雪白娇、吹弹可破的肌肤和丰的双峰逐渐显出来。当最后一颗扣子打开,梁智熏抓住衬衫内缘,双手向外一开。只见赵若芸34C柔软却又尖房一下子蹦了出来,白皙粉肌,就这么毫无遮掩的展在三个男人和陈伯的眼前。

 三人虽然已经见过赵若芸的房不知多少次,也过、过、过,但是还是被她美好的型和姣好的面容所震摄。何况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有此眼福的陈伯,他足足楞了半分钟有余,口水,把相机拿起开始捕捉这难得的镜头。

 赵若芸虽然不是第一次光着上半身被他们三个男人视,但是这是在刚刚还人声鼎沸的课堂上,这种羞和罪恶感,让她格外觉得不堪。双手想遮住自己的酥,却又害怕梁智熏威胁的话成真,只好把眼睛闭上开始承受接下来的羞辱。

 梁智熏眼看赵若芸不敢放下双手,任由自己宝贵私密的双,满意地笑了笑,他知道赵若芸逐渐放弃抵抗的念头,这对于将来的调教是大有助益。他缓步走到赵若芸身后,双手从赵若芸腋下往前伸出,掌心朝上将她丰滑腻的方轻轻扥住,开始起来。只见一双玉在梁智熏掌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已经微突的尖,被梁智熏的指头夹住不断捻着。

 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丰盈美,就这么被男人在手中,捏,尤其是在众目睽睽神圣的课堂上,无尽的羞感混杂着尖传来的阵阵快,让保守的赵若芸忍不住哼了出来:“喔…啊…不,不要…求求你!…嗯…喔…”梁智熏一边捏一边对连宋二人笑道;“这妞儿不愧是T大有史以来最美丽的校花,这对子摸起来光滑柔软,却又不失弹,手感真是叫人爱不释手。

 老子过这么多,就属她的起来最。你们也别闲着,一起来享受享受。”连宋早已哈的要死,赶紧冲上讲台,连震拼命伸出舌头,从赵若云的红往嘴里钻,着她甜美香醇的舌头。宋理干蹲了下来,把绿色长裙往上掀起,整个头钻进裙底,沿着结实光滑的美腿慢慢向空无一缕的大腿部。

 终于,赵若芸神秘的私处被一条滑的舌头了上去。柔软的不断被来回道口也不断渗出汁,赵若芸忍不住腿软往下一坐,正好跨坐在宋理干肩上,小正对着疯狂蹂躏她部逞口舌之的嘴,就好像是赵若芸主动把自己最私密的下体凑到宋理干嘴边,任他

 宋理干伸出双手扶着赵若云的部,用力起来,一边用自己的舌头玩已经糊糊的大小,偶而还把舌头进温暖微酸的小,搅动一翻。讲台上的赵若芸,看不到平清新脱俗,圣洁不可亵玩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高举双手靠在男人身上任人捏玩自己双、跨坐在男人肩上秽地把小在男人嘴巴摩擦的

 赵若芸不断哼着,哭喊着,绝世的姿容虽因被蹂躏而扭曲,在的气氛下却更显得别有一翻凄美。二十多分钟过去,赵若芸已经分不清是哭还是笑,全身不住痉挛,双颊火红地发烫,媚眼如丝,娇不已。原本粉红娇的下体在宋理干尽情玩之下,已经被狂而出得糊糊,肿充血。

 机房里偷窥的陈伯,更是吁吁地一手拍照,一手死命着自己的,仿佛现在正在玩校花赵若云的是他自己。虽然不明白人人爱慕、清纯美丽的大一女学生赵若芸,为什么要这么坐自己,但是有机会一窥梦中情人的身体,丰房和令人遐思的下体,他已经顾不得去思考要不要为赵若芸解围了。

 梁智熏终于把赵若芸身上的衣物光,顺手一推把赵若芸摆成像母狗一样的姿势,双手扶着她光滑的美猛的进全校男生只能梦想的赵若云的道。巨大黝黑到发亮的头,破釜沉舟地撑开柔软的小,半就这么没入温暖润却又紧凑的道。

 梁智熏忍不住得闷哼一声,接着不顾赵若云的感受,就是一轮数百下的猛烈活运动。赵若芸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却始终无法适应梁智熏那异于常人的茎。她只觉得下体像要被撕裂一般,眼泪马上滴了下来。

 刚想放声大叫,一又腥又臭的随即入她微张的樱桃小口,她就这么被一前一后猛力起来。整头乌黑如云的秀发,随着身体承受的冲击而摇摆。白皙柔软的丰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而下垂摇晃。

 渐渐地,赵若芸觉得下体得疼痛渐渐被充实感所取代,道深处总觉得越来越。梁智熏巨大的每一次猛力撞击,都让那股搔感暂时减轻,但是当往外出时,一股空虚搔的难耐确又叫她隐隐期待下一次的入。

 赵若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只觉得自己不再是一张白纸,不再是父母弟妹和男友眼中清清纯纯,美丽可人的女孩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像梁智熏说的一般下。因为自己屈辱地像母狗一样趴在讲台上,任由两个男人分别干着自己嘴巴和下体,确又无法克制地产生一波一波的高,这要是被别人知道,有谁会相信自己是被迫的。

 赵若芸就这么被三人轮侵犯,不断被强迫摆出让她羞秽姿势,在教室里每一个角落,任由三人玩她原本圣洁的体。地上、桌上四处可见三人在赵若芸身上发后从出的,终于在连续两个小时狂风暴雨般的之后,梁智熏和连宋二人终于也疲倦的坐在地上起烟来。

 赵若芸则默默的用舌头着三人垂软的,一口一口把混合了和自己分泌水的秽物收拾干净。梁智熏伸出手来轻轻抚摸赵若芸柔顺的头发,叹口气笑道:“林万强那小子可真衰啊!自己的女朋友被我们这样玩到,还一直沾沾自喜以为得到天上掉下来的宝物,逢人就吹嘘他和你已经进展到接吻的地步。哈,想想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你记得下次和他接吻要把咱们到你嘴里的洗干净,否则那天他抱怨你嘴巴有腥味,你可就不好代啦!呵…呵呵!对了,别这么残忍,偶而也把子给他,虽然我们已经摸到不想摸,可对他一定又会高兴好几天,你说好不好?”赵若芸闷不吭声,继续低头清理连震的,只是隐约可见她眼角忍不住滑落的泪水。

 当三人清理干净,穿好衣服后,忍不住又把全身赤得黏糊糊得赵若芸玩捏了一会儿,才落下一句话:“人,今天老子玩的很,这张照片还给你。但是不要忘了,咱们手上还有几百张比这更采的照片和影带。过几天老子想要再来找你发。记得,赶快从宿舍搬出来住,钱不是问题,找个大一点的套房,好方便下了课我们找你happy一下。”说完就扬长而去,丢下全身赤的赵若芸默默穿回那件已经透的长裙和衬衫,和机房里已经打手打到了好几次的陈伯。  M.rAgxS.com
上章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