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
第05章
梁智熏一边把自己已经涨的发痛的进赵若芸还带着残余痕迹的樱,一边伸出双手抓住两团雪白柔软的房。开始狂风暴雨似地在她已经疲惫不堪的小嘴里起来,每次虽然只能进去半,却总是把赵若芸顶的直翻白眼。

 赵若芸想叫,却被得哼不出声音来。

 黝黑结实的部前前后后猛力撞击赵若芸的头,终于在她昏过去之前,灼热的在已经腥臭不堪的嘴里。

 连宋二人在旁边休息了一会手却也没闲着,连震用两只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有点红肿的小向外拉开,整张嘴就在滑的道口了起来,舌头还拼命像道内伸进去,品尝酸酸咸咸的美女汁。宋理干则是忙着捏已经从包皮中探出头来的蒂。

 赵若芸被这么三面夹攻,强烈的刺和羞愧震撼了她原本清纯无暇的心灵,被迫作出口的羞辱,和隐密的私处展在男人面前任人玩的委屈,夹杂着部传来阵阵叫她疯狂的快,让赵若芸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是众人可望不可及的美丽女孩,已经忘记自己刚刚对男友许下的诺言,任人对自己轻薄羞辱。她只知道努力合这三个掌握她的人生,决定她未来的男人。

 就在梁智熏把在赵若芸嘴里之后,连震站了起来,要宋理干从背后抱起已经瘫软的赵若芸,把她双腿掰开到极限,用手扶好已经恢复元气的头轻轻在赵若芸的道口磨来磨去,对着赵若芸说:“小美人,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怎么进你的小,成为你第二个男人。”赵若芸只得轻轻打开紧闭的双眼,眼睁睁看着连震的一吋一吋地挤进窄小的道,她忍不住痛得叫了出来,前些日子处女膜的裂伤再度迸开,鲜血沿着。终于整到底,两片小早已被鲜血染红,跟着卷入到道里。

 连震舒服地呼口气,开始施展拿手的打桩功夫,每一下撞击都使劲力,先是向外拔出到道口,接着猛力一到底,撞击柔软的花心。赵若芸被抱成羞的小便姿势,全身重量都在部,被这么一更是好像要被破一样。

 随着的速度加快,在赵若芸道进出变得越来越滑顺,连震只觉得被层层迭迭的包住,温热而紧凑,舒的大吼一声,开始全力冲刺。

 梁若芸早已被下体猛烈冲刺的快声连连,汁像水一样不停被掏出,想到自己一个月前还是清纯美丽,人人称羡得T大第一美女,现在却变成被操控的妇,她不又掉下泪来,只是没有两秒钟,思绪又被连震的全力冲刺带到极乐的顶端。

 大约送了数百下,赵若芸已经被抛上高的云端数次,地上到处是洒出的水,整个下体已经黏糊糊的沾水和自己的鲜血,终于连震在赵若芸的小里狂出另一波的。随着的退出,一道道白浊的浓道口潺潺出,配合大字分开双腿的羞姿势,一滴滴落在地上。

 就在赵若芸尚未从高回复的时候,已经被摆成狗趴式,抬起是淤青的美,宋理干的借着之前的作润滑剂顺利一到底。宋理干双手扶着她的纤,毫不怜惜地就是一阵猛干,每一下都像是要把赵若芸戳穿,不过数十下,赵若芸已经开始胡言语,爽快的叫个不停。

 宋理干回头对梁智熏说:“老大,真的太感谢你了。这妞儿确是人间极品,美貌智慧兼具,干起来特别有征服感,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的。只要想到那一群沉她美的呆头鹅,如果让他们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想必会跌破一堆眼镜。越想越,干!”说着说着,只觉关一阵不稳,连忙加快冲刺力道,把赵若芸冲击的大叫起来:“啊…啊…又来了,要出来了…啊…喔…不行了…要死了…”宋理干狂吼一声,再度在赵若芸已经红肿不堪的小里。

 这个夜晚三个男人就在废弃的拳击社里,一次又一次蹂躏着赵若芸,原本清纯干净的娇躯,被黏稠的,粉红色的也彻底张开,带着尚未凝结的白,暴在秋意已深的夜里。

 当天色泛白,早起运动的学生个个窃窃私语地望着摇摇晃晃穿着单薄礼服赤着双脚走回宿舍的赵若芸,她依旧是那么楚楚动人只是似乎多了点女人味,此时的她顾不得别人的眼光,脑中只是回着梁智熏三人临走前留下的话,掉下泪来。

 “小人,手机记得开着,你可以继续作你的T大第一美女,也可以继续爱你那个女朋友被人家玩也不知道的乌林万强,但是只要老子们兴致一来,你没有立刻出现,到时候各大网站就会出现你的A片全集,你可不要后悔。”距离在拳击社被三人蹂躏转眼间一星期过去了,赵若芸在这些日子里,晚晚都被恶梦吓醒。梦里的她眼睛里是梁智熏和连宋二人卑鄙、下的嘴脸;鼻子呼吸的是混合了、汗水和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出爱靡味道;嘴里了巨大的和又咸又苦的腥臭;丰白皙的玉更是不断被糙的大手爱抚,印了一个个怵目惊心的红色指印。

 下体不断地被的吓人的着,奇怪的是,本已失去的处女膜却在梦里再三修复,提醒她被强暴的痛楚。

 最叫赵若芸难过的是,自己的身体似乎和以前不同了?高不断的梦境、一波一波地快淹没了原本纯净的心灵,取代的是难耐的搔与羞。醒来时被透的内更叫她无地自容。

 这个上午,赵若芸穿着一件鹅黄的衬衫和淡绿色的长裙,肩上披着粉红色线外套,正专心地上着以严厉闻名的王教授的法学概论。忽然,际的手机一阵晃动,赵若芸连忙接了起来低声说道:“喂!…是…是你们!不行,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可是…别人会知道的…喂?…喂?”只见赵若芸那原本娇美丽的脸庞忽然一片死白,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了下来。她默默地将手机放进手提袋,四处望了望发现没有人注意她,站起身来走到教室最后面一排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她上身直立尽量不被人发现自己的异样,双手缓缓将长裙往上卷起,出雪白健美,浑圆修长的大腿,用最快的速度把白色蕾丝小内了下来,只见黝黑微卷的柔顺整齐地铺洒在平坦光滑无瑕的小腹,窗外的阳光温温暖暖的照在上面。赵若芸可不敢享受这难得地光浴,赶忙把长裙拉好,虽然只是一下子,她却紧张得双颊泛红,手心冒汗。

 等了一会儿,她把双手伸进衬衫里,轻轻打开今天穿的前扣式罩,把肩带滑下,快速地将白色蕾丝罩从衬衫下摆出,隐隐约约可窥见衬衫后人双峰的轮廓和上头豆大的尖。

 赵若芸紧紧将贴身衣物抓在手里成一团,站起身来从后门溜了出去。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站着三个叫她恨之入骨的男人。她快步走了过去,把手上的衣物交给为首的梁智熏,红着脸,略带哽咽地说:“学长,你的要求我已经照办了,求求你,不要在这样羞辱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算我求你了,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梁智熏嘿嘿地笑一笑:“人,你是真胡涂还是假胡涂?我们三人为什么会被别人叫败类?就是因为我们不按常理做事,凡事只问自己。现在,每个男同学心中的女神有机会任我们玩,你说我是不是该玩到了再说?别啰唆了,这几天你一定也很想念我们吧?待会下课,你留在教室里不要走,咱们好好玩玩。”说完,把赵若芸猛的一把拉到怀中,一双大手就这么攫住衬衫下无防备的丰房,使劲捏起来。赵若芸吓得一边挣扎一边哀求,却又不敢叫出声来,深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竟然任凭身后的男人,随意玩自己以以为傲的双峰。

 幸好王教授的课没人敢溜出来,梁智熏也不想事情闹开来,捏了一阵也就把她放开了。三人离开之前再次提醒赵若芸,如果她不听话的后果,随后便悠哉悠哉地往校门走去,只留下赵若芸独自整理凌乱的上衣。

 整堂课赵若芸都心绪不宁,总觉得跨下凉飕飕的,很没安全感,幸好今天是穿长裙,否则岂不是在同学面前青光外感的头因为摩擦丝质衬衫而逐渐立,此时若有人仔细一瞧,一定会发现平时清纯圣洁,让人不敢侵犯的校花,竟然没穿内衣。幸好,教室里只有投影机微弱的灯光,再加上没人敢分心,赵若芸就这么坐立难安地度过这堂课。  M.raGXs.cOM
上章 T大校花沉沦记 下章